钓鱼执法 - 洛杉矶翻译的一些见解

另请参阅:洛杉矶律师推荐指南


什么是钓鱼执法?

钓鱼执法,又称钓鱼式执法、倒钩(执法)或执法圈套(Entrapment),指的是行政或执法部门有意隐蔽身份,采取手段,候待甚至引诱被执法人做出违法行为,而后将其抓捕的执法形式。因其为执法而引诱犯罪,纵容犯罪的出发点,有执法而违法的争议。美国法律规定,被“钓鱼”中套的一方只有在证明了以下三点后才能说明自身无过错:

1. 犯罪的想法来源于执法方而不是其自发的;

2. 执法方诱使其犯下了罪行;其中的“诱使”需要强有力的证明,仅仅证明执法方营造了有利犯罪的环境或条件不能说明“诱使”,必须证明执法方有强制性或故意劝服的行为;

3. 在执法方诱使之前,其并未准备好以及未有自发意愿犯下指定罪行。如果一个执法方的“卧底”向一个携带了一公斤海洛因的人购买海洛因后将其抓捕,后者将不能自证无过错,因为他贩卖毒品的意图明显。

美国钓鱼执法案例

2009年,隶属于美国司法部的烟酒枪械爆炸物管理局,多次故意让亚利桑那等地的枪械店通过非法途径销售枪支,来追踪枪械的流通情况,以此打击墨西哥黑帮的毒品交易以及对美国的渗透。该局曾启动有史以来最大的枪械钓鱼行动,代号“速度与激情”,试图一举打掉整个地下枪械交易网络。行动中,可疑买主购买武器后,执法人员不截查,而是选择监视买主,“放长线钓大鱼”。但整个行动仅仅抓获一些“小鱼小虾”,2000多支“饵枪”下落不明或落入毒贩手中。这一钓鱼行动被称为美国史上“最失败的钓鱼行动”。

美国缉毒局(DEA)早前也被揭发以一名纽约女性的名义,建立一个脸谱(Facebook)帐户来确认一个贩毒集团的其他疑犯。此假帐户上甚至有该女子仅穿内衣裤的照片。

美国媒体曝光一起由美国国土安全部策划执行的“钓鱼执法”。在这次行动中,卧底探员在新泽西州开办了一所“野鸡大学”——北新泽西大学,以引诱不法中介上门,安排国际学生挂靠学校、获取签证。经过两年半的布局,警方将黑中介一起起诉。两个月过去了,1000多名涉事留学(微博)生(多数来自中国和印度)因案发导致签证失效,面临着十分尴尬的局面。

与中国相关的美国钓鱼执法案例

曾有国内商人也是在网上看到一产品,跟美国生产公司联系后,对方告诉他可以参加展销会购买,在对方全程提供接待后,买到产品的中国商人去机场的路上被告知,没有许可证,产品不能带走。后来,这名商人才知道接待人员全部是FBI,这名中国商人的官司打了两年多,最后通过诉辩交易,在认罪的前提下才得以回国。

2014年6月16日,美国逮捕两名中国公民,指控其涉嫌走私军用传感器。美联社称,29岁的中国留学生蔡文通(音译,下同)及28岁的中国人蔡博(音译)因涉嫌企图购买20台ARS-14军事级传感器而被捕。诉讼文件详细讲述了美国国家安全部特工伪装成商人接近蔡文通、取得其信任并出售传感器的过程。两人将面临最高20年的监禁和100万美元罚款。蔡文通称,自己购买传感器是为了研究。据报道,蔡文通就读于爱荷华州立大学,曾是该校兽医微生物与预防医学部的一名博士生。美联社称,2013年10月,蔡文通和蔡博与伪装成一名传感器经销商的美国特工碰面,因蔡文通酷爱美剧《绝命毒师》,为了取得其信任,该特工还带他去游览了该剧的拍摄地。美联社称,在“多次交流”中,卧底特工告诉蔡文通,他可以拿到传感器,但拿不到可靠的出口许可证,虽能通过“被证实的途径”运往中国,但要冒被逮捕的风险。蔡博最终向该特工支付了3台传感器的订金2.7万美元。报道称,蔡博在带着传感器欲飞往中国时被捕,蔡文通随后被捕。

一对中国夫妇,几年前在美国上了FBI设下的圈套,陷入一出莫须有的间谍闹剧。上世纪90年代初,23岁的庄竞华和梁秀文大学毕业后去了美国。两人在南加州读完MBA后,都在洛杉矶顺利地找到了工作,并注册了自己的公司。1998年年中的一天,梁秀文突然收到中国沈阳一家贸易公司的传真,询问C-130飞机的零部件报价。在对方的利诱与欺骗下,从1999年7月到10月,庄竞华夫妇一共与对方做了3笔不大的生意,共计5个零件,总售价约2.5万美元。后来沈阳这家贸易公司的人员又询问购买战斧及爱国者等导弹探测器更敏感的技术设备,被庄竞华夫妇拒绝。没有想到3年之后的2003年2月26日,这对夫妻分别在自己的公司里被美方拘捕,事由正是他们非法出口过军用品。原来,沈阳这家贸易公司的负责人其实是美国特工的卧底。就这样,一则“中国窃取美国军事器材”的大新闻出炉了,并成为美国媒体反复炒作的话题。

《美国之音》报道,2016年4月14日,美国法院起诉了一名中国公民孙富义,控告他向中国军方走私高性能碳纤维,这又是一起针对中国人的“钓鱼执法”案件。美国特务机关用“钓鱼执法”的办法,以明显低于一般的售价(远远低于2000美元/公斤的正常价格)为诱饵,引诱碳纤维进口商承认这些碳纤维将被用于军用。一旦进口商承认,不论这些碳纤维是否真的最终被用于军事领域,他就会被逮捕并判刑。在此案件中,孙富义为了避免执法部门发现,要求卧底探员把这些碳纤维装在没有标志的箱子里,并且要在托运文件中谎报箱子里的内容。

中国成都居民李翔(音,Xiang Li)和李春燕(音,Chun Yan Li)夫妇多年来经营网站销售高科技盗版软件,价值超过一亿美元,买家中甚至包括不少美国科学家;后来李翔遭卧底诱捕在美被抓,获重刑12年,而据律师称,当局现已撤销了对其妻的指控。检方的诉状提到,李翔夫妇经营的Crack99网站出售破解版的高科技工程软件,这些软件本来由Agilent Technologies Inc、Canonsburg等美国公司所开发,价格十分昂贵,为数百美元至数万美元不等,但其破解版仅售数十到数百美元,因此吸引到全球大批买主,包括前NASA员工和一些受政府雇用的美国科学家。当局通过安插卧底假扮买家与李翔联系,称愿购买软件,约定在塞班岛交货,李翔遂携带盗版软件在当年6月前往塞班岛交货,被国土安全部探员逮捕,并发现他身上还携带有超过20GB受版权保护的美国某公司软件。李翔最终在特拉华州联邦法院被判处12年监禁,检方称李是首名在中国从事电脑犯罪,却在美国被起诉并判刑的被告。

湖南长沙一家公司Harsay Industry Co.的老板杨斌(音,Bin Yang)在网上求购可运用于军事用途的加速传感器,有回应称愿与之接洽,双方洽谈一年,约定在保加利亚提货;谁知对方真实身份是美国联邦卧底,根据两国协议,这名老板一到保加利亚即被当地政府逮捕,并引渡至美国受审,罪名是对华非法走私武器。杨斌试图购买的是Honeywell公司生产的加速传感器,这种传感器因可被用于制造飞机、导弹、智能武器和测量爆炸,因此被美国法律认定为禁止出口的军用物品。他在2011年8月和10月向卧底汇去了总共4875美元预付款,约定在保加利亚接货付款,谁知一到保加利亚便被当地警方抓获。

32岁的华裔男子魏林晓(Lin Xiao Wei,又名Marvin)贩运价值百万美元的假烟入美,对外宣称是皮革,之前与买方约好在美国交货,未料对方是FBI 卧底,他于2013年6月在迈阿密被逮捕。联邦调查人员在2013年年2月初便对被告展开调查,并安排卧底在迪拜和迈阿密同被告会面,商谈进口假烟事宜。被告将香烟藏在一个20英尺见方的货柜中,对外宣称是皮革,从中国运到罗德岛,加上运费,一共收取了买方超过136,000美元。这批货物于4月27日到达迈阿密,其中共包含17货盘万宝路香烟,经检验证实为假烟。双方之前商量好以130万美元购买数万粒假冒伟哥,执法探员之前给被告汇去了9450美元,以预购其中的900片,他还告诉卧底的执法探员自己有同谋花20万美元购买了一套新款耐克鞋的生产模具,他打算将这批伪造的耐克鞋在正品上市前运至美国销售。有趣的是被告还告诉探员,自己是第一次来美,怕被FBI抓住,结果不幸言中,谈话被全程秘密录音,他在翌日便被逮捕。

福建泉州男子张明算(音,Mingsuan Zhang)对华无证出口可用于研发战斗机的特种碳纤维,被当局诱捕,最终被判处近五年监禁。美国当局指控张明算试图将这批碳纤维交给中国北方工业公司(Norinco),推测用途是用于测试新型喷气式战斗机,张向海关谎称他是一名体育用品商人,打算用这批碳纤维制造曲棍球棒。检方提到,本案涉及的M60型碳纤维是日本东丽株式会社制造,属于纯度极高的特种碳纤维,每公斤售价超过2000美元,其典型用途是在航天科技和军用武器方面,张订购了数百公斤M60碳纤维,如果真如他所称是用于“体育用品”的话,则造价太高,毫不现实。有卧底探员在2012年自称是M60碳纤维的经销商,与被告联系,张明算答应与其见面提取样本,并提到这批碳纤维的用途是用于测试战斗机,随即被捕。尽管张明算在庭上辩称其受教育程度很低,对碳纤维的用途一无所知;但法官认为,即便被告对非法出口的后果并不清楚,但他之所以冒险这样做,肯定是极为有利可图;为惩罚被告的经济动机,法官仍然对其判处重刑,并罚没1000美元。

40岁持绿卡康州华裔居民李清(Qing Li,音译)因试图购买可估测核爆炸威力的军用传感器,并将其出口到中国而获刑1年,并面临被递解回国的命运。李在2007年为中国某科研机构求购30个价值2500美元的传感器,但未料与之接洽的是卧底联邦探员,李所意图购买的传感器为Endevco Corp.公司生产,只有信用卡大小,但可以用于研发导弹和大炮。该传感器名列政府防御武器名录,非经国务院批准不得出口。6个月后,她在肯尼迪国际机场被捕。尽管李所犯罪名的最高刑为5年,检方建议刑期为33个月,但法官考虑到李有孕在身,之前没有过犯罪记录,遂采取轻判;不过移民局称李可能在刑满后将被递解出境。李清在庭上表示,自己当时实在“太天真、太相信他人了”。

31岁中国云南居民周盛阳(音,Sheng Yang Zhou)因涉嫌进口、运输、销售假冒减肥药,在夏威夷被逮捕并受刑事指控。检方称其伪造销售大量Alli(由Glaxo-Smith Klein生产的非处方类减肥药,在美国市场十分流行)减肥药入美,其中含有西布曲名等有害物质,造成多名美国消费者身体不适。据诉状显示,执法部门察觉到周的违法活动后,便安排卧底探员在第三国与周接头,并就周的生产能力与其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周表示自己是假冒Alli的生产者,还保证修补假冒Alli的6个缺陷,这些缺陷早先被FDA 发现并予以发布。卧底探员称他们有自己的海关中间人,该中间人愿意将假冒Alli从空港进口到美国。根据调查要求,卧底探员随后再次和周约定在夏威夷街头商谈追加假冒Alli订单,周在这次会面上证明自己可以大量制造Alli,并且已经修补了假冒Alli的缺陷。会面结束时,卧底探员向周给付现金以完成 Alli订单交易,警方此时对周实施了逮捕。2011年6月2日,法官Brimmer判周入狱服刑7年零3个月,支付受害者504,815.39万美元赔偿,并在服刑完毕后被驱逐出境。

美国钓鱼执法的起源与法律依据

美国执法部门使用“钓鱼”手段历史悠久,一开始就钓鱼执法不受任何约束,因为美国早期的判例并不承认被告人可引用“被设陷”的理由为自己辩护,无论“钓鱼执法”是否存在设陷,都无助于减轻对被告的判罚。

进入20世纪后,设陷诱捕的执法弊端日益严重,才逐步演变成为必须遵循既定的法律边界。1915年,美国联邦法院在Woo Wai v. United States案中,第一次接纳了被告的申辩。在该案中,华裔吴伟在警方卧底的多次反复劝说下,终于同意将中国劳工非法引入美国,吴伟最终在第二次行动中被捕,并以走私、贿赂等多项罪名遭到指控。在洛杉矶联邦地区法院作出有罪判决之后,该案被上诉到联邦第九巡回法院。该巡回法院法官认为,当事人吴伟在与警方卧底接触之前并无犯罪意图,犯罪的想法与主意皆由警方卧底人员提出并努力推动,因此推翻了原审判决。

在随后的“凯西诉美国案”(Casey v. United States)及“索雷尔诉美国案”(Sorrells v. United States)等案件中,指控方与被告方之间都进行了大量的辩论和博弈,“设陷辩护”制度的判定原则与主客观标准也由此得以逐渐确立、成形。

鉴于美国法院分为联邦和州两大系统,管辖权虽然相对独立,但判例法的精神和原则却是相互影响和吸收的。美国各州的“设陷抗辩”制度也由此得以发展、成熟起来。以佛罗里达州为例,正是因为从1993年的“萨罗米诉佛罗里达州案”(Sallomi v. State)与1994年的“佛罗里达州诉芬诺案”(State v. Finno)开始,法官对于“设陷抗辩”有了明确的判定原则和主客观参考标准。

如上所述,被“钓鱼”中套的一方只有在证明了以下三点后才能说明自身无过错:1. 犯罪的想法来源于执法方而不是其自发的;2. 执法方诱使其犯下了罪行;其中的“诱使”需要强有力的证明,仅仅证明执法方营造了有利犯罪的环境或条件不能说明“诱使”,必须证明执法方有强制性或故意劝服的行为;3. 在执法方诱使之前,其并未准备好以及未有自发意愿犯下指定罪行。如果一个执法方的“卧底”向一个携带了一公斤海洛因的人购买海洛因后将其抓捕,后者将不能自证无过错,因为他贩卖毒品的意图明显。

如何避免在美国被钓鱼执法

从以上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大多数在美国被钓鱼执法的华人都不甚了解美国的法律,而他们大多数也是因为贪图便宜等种种原因而没有通过正当渠道采购产品。美国对于产品的真实性、是否侵权、以及是否被合法采购相当重视。所以,为了避免在美国被钓鱼执法,我们还应该从正当的渠道采购,同时留意产品是否是正规厂家生产的,因为这些正规厂家或供货商一定会提醒买家他们的产品是否需要申请出口许可。

其实,美国政府也在其网站上公开列出了所有需要出口许可的产品。如需详细资料,请参见https://www.bis.doc.gov/index.php/regulations/commerce-control-list-ccl https://www.ecfr.gov/cgi-bin/text-idx?c=ecfr&sid=2f218f17d3e9d4d8f1d488381d5b0da8&rgn=div5&view=text&node=15:2.1.3.4.45&idno=15#15:2.1.3.4.45.0.1.3.87

最新的法规在https://www.bis.doc.gov/index.php/regulations 可以找到

如果在美国“钓鱼执法”,应该如何应变?

在美国被“钓鱼执法”的案件一般属于美国联邦刑事案件。美国司法系统给予被告美国宪法权利,可以由美国政府指派的律师免费为被告辩护,也可以自己请私人律师辩护。当然,最好的辩护还是私人律师的辩护,因为他们按小时收费,也会更加尽心为被告辩护,寻找控方的漏洞。在寻找刑事辩护律师时,大家可以寻找对于“钓鱼执法”专长的律师。如需对于“钓鱼执法”专长的律师清单,请与我们联络